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见到王氏的刹那,俞太后目中闪过不敢置信的讶异之色。很快,面色铁青。
  
      俞光正是俞太后的堂兄,殉葬的俞淑妃是俞光正一母同胞的妹妹。
  
      因俞淑妃之死,俞光正心存怨怼,和俞太后早已离心。这几年一直形同软禁。
  
      帝后出手对付俞家,俞光正心甘情愿地做了帝后掌中利刃。想令一棵大树倒下,没有什么比从内部蛀入更快。
  
      俞光正也成了俞太后处之而后快之人。只是,她眼下无暇也无精力对他动手。
  
      俞太后万万没料到,自己宣召周氏,来的却是王氏。
  
      这意味着什么?
  
      在宫中沉浮了数十载的俞太后,岂能不明白?
  
      要么是俞光德无力再掌控俞家,在俞家族人的逼迫下点头同意王氏进宫。要么就是俞光德主动点头……
  
      俞家这是想断腕求生?!
  
      俞太后用力咬紧牙关,口中隐隐有了一丝腥甜。
  
      那双盯着王氏的眼睛里,燃着腾腾的万丈怒火,仿佛随时喷出火焰,将眼前的王氏燃成灰烬。
  
      王氏早得了俞光正叮嘱,心里虽慌乱,面上还算稳得住,先裣衽行礼:“臣妇见过太后娘娘。”
  
      。俞光正如今是三品的刑部侍郎,王氏也成了正经的诰命夫人了。
  
      “周氏为何没来?”俞太后铁青着脸,厉声诘问。
  
      王氏低着头,轻声解释:“弟妹前些日子受惊过度,一病不起,不能下榻。这才托我前来。”
  
      不等俞太后追问,王氏又叹道:“太后娘娘垂询,臣妇不敢有半个字隐瞒。听闻前些日子,族长派了几个管事去扬州经营,不知哪儿来的刺客,竟将这几个管事尽数杀了。人头被炮制得好好的,装在木盒子里送回了俞家。”
  
      “别说弟妹,便是族长也被吓晕了。这几日,一直躺在床榻上。族人前去探望,族长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俞太后目中的火焰几乎化为实质。
  
      王氏抬起来的头,索性又低了下去。
  
      权势重要还是命更要紧?
  
      没了权势,只能苟延残喘低头祈怜。没了命,就什么都没了。
  
      俞光德显然已经想明白了。也做出了选择。
  
      日落西山的俞太后,不再是遮蔽俞家的参天大树,只会将俞家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俞光德已顾不得俞太后了。
  
      俞太后的身子忽然晃了一晃。
  
      芷兰大惊失色,猛地冲过去。却已迟了一步。
  
      俞太后眼前一黑,重重倒了下去。
  
      ……
  
      这些时日,赵院使和众太医轮流在福临宫里值守。俞太后猝然昏迷,未到盏茶功夫,赵院使和另两位太医就急匆匆地过来了。
  
      赵院使诊脉后,心里暗暗松口气。
  
      不必他动什么手脚。俞太后这回是彻彻底底地被气倒了。
  
      很快,谢明曦和萧语晗等人也闻讯而来。连带一众孩子围在床榻边。在移清殿里处理政事的盛鸿也迅疾赶来,做足了孝子模样。
  
      俞太后这一昏迷,又是两日。
  
      俞婉俞妍战战兢兢地在床榻边伺疾。不过,根本无人再留意她们两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