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汤药喂了一碗又一碗,太医们轮番上前施针。
  
      俞太后一直都没醒。
  
      有医术高明的太医已窥出了些许端倪。
  
      药方是他们开的没错,抓药熬药的都是俞太后的人。之后,还有宫女试药。不过,第一次喂药的时候,是皇后娘娘亲自动手。接下来,便是萧皇后喂药了……
  
      别人不知道,曾伺候过李太皇太后的几位太医却清楚的很。谢皇后也是丹青妙手,擅于配药。
  
      俞太后迟迟未醒,和谢皇后脱不了干系。
  
      不过,无凭无据,谁敢乱言?
  
      俞太后躺在床榻上,谢皇后强势接掌宫务,身后有天子撑腰。他们这些太医,又不是活腻歪了,活络一下心思无妨。嘴都紧得很。
  
      太医们没料错。
  
      俞太后迟迟未醒,确实出自谢明曦的手笔。
  
      第一次喂下去的药里,掺了些无色无味的迷药。这迷药分量极轻,对身体并无损伤。能令俞太后多昏上两日罢了。
  
      再之后,就得看赵院使如何“表现”了。
  
      谢明曦对赵院使很有信心。为了院使之位,当年便敢给建文帝敬献神仙丸。如今为了保住院使的位置,拖延俞太后的病症,令她昏睡不醒,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等小人,既能为俞太后所用,她想拉拢过来,也不费什么力气。
  
      俞太后自诩英明一世,手段狠辣,磨搓起几个儿媳来,从未怜惜过半分。现在,算是彻底遭了报应。
  
      几个儿媳俱在床榻边精心伺疾,心照不宣地照顾昏迷不醒的俞太后。皆默认俞太后会就此一病不起。
  
      俞家人急着想进宫探望,三日之内递了两次牌子,皆被谢明曦驳回。理由也是正大光明冠冕堂皇:“母后昏迷,尚未清醒。待清醒后,再进宫探望。”
  
      俞家人都进不得宫,顾家女眷也没了法子。
  
      至于昌平公主,前一段时日和驸马一起离京,去了江南游玩散心。快马送信需三四日,回程也得数日功夫。这一来一回,便是半个月。
  
      半月之后,该凉的早就凉了。总之,昌平公主是指望不上了。
  
      昌平公主为什么忽然离京去江南?这其中,也有一段插曲。
  
      俞太后赏了宫女至驸马府,顾驸马对昌平公主一往情深,对年轻鲜嫩的美人视若未见。两个美人被安置在内宅里,连顾驸马的影子都看不见。更遑论伺寝生子了。
  
      昌平公主进宫请安时,俞太后不轻不重地数落了昌平公主几句。昌平公主一怒之下,和俞太后生了口角,不欢而散。
  
      谢皇后亲自送昌平公主出宫,不知说了什么,过两日,昌平公主和驸马离开京城。
  
      有心人回想起来,这一切分明是早有预谋。不由得暗暗为谢皇后的城府之深心惊。
  
      ……
  
      俞太后整整昏迷了三日,直至第四日才醒。
  
      这三日里,谢明曦接掌了宫务,也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凤印。
  
      宫中凤印,一般是由专门的女官保管。这个女官,一定是后宫掌权者的心腹。俞太后执掌宫务时,保管凤印的正是芷兰。
  
      若俞太后清醒,芷兰绝不会交出凤印。
  
      俞太后昏厥不醒,芷兰也无底气和谢皇后乃至天子抗衡。在谢明曦下令后,踌躇不到片刻,便老老实实地交出了凤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