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俞太后被气得病倒不起,盛鸿从容稳住朝堂,谢明曦便可以出手“清理”后宫。x23us.com
  
      伺疾这等事,做做样子给外人看看便可。哪里真需要帝后一直在床榻边?
  
      再者,俞太后正在气头上。一旦醒来,看到帝后两人,怕是控制不住愤怒的情绪。闹腾开来,总是不美。帝后落个不孝的声名,就更不美了。
  
      尹潇潇所说,也正是盛鸿谢明曦所想。
  
      谢明曦和盛鸿对视一眼,一起看向尹潇潇等人:“如此,就有劳几位皇嫂了。”
  
      萧语晗忙张口应下。
  
      赵长卿也不是蠢人。鲁王谋逆被处死,鲁王府得以保全,全仗着帝后那点仁慈之心。母子三人的命运如何,也全在帝后一念之间。
  
      赵长卿轻声说道:“今日皇上下旨,母后惊喜之下,晕厥不醒。不过,这等事一传出宫,免不了有无事生非的小人嚼舌,对帝后声名不利。”
  
      “其实,母后前些日子便有些不适。外人不知,我们妯娌几个总是知道的。若有人敢胡言乱语,我第一个便容不得。”
  
      果然是聪明人。
  
      这是主动要为帝后“背书”了。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笑意:“三嫂所言极是。”
  
      ……
  
      俞太后吐血昏迷之事,就这么被压了下来。传出宫外的,是俞太后病了数日,今日病症加重。鲁王妃闽王妃皆领着儿女进宫伺疾。
  
      宫中的明争暗斗,帝后和太后的面和心不和,早已是众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帝后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俞太后“病倒”也成了理所当然。
  
      除了俞顾两家有切身之痛,那些依附的官员们,有不少已心生退意。甚至有些趋炎附势的,主动让家眷去谢家梅家走动示好。
  
      平静的表象下,不知多少暗流涌动。
  
      刘御史身为俞顾一党的中坚力量,也暗生悔意。奈何他战斗力太强,声名显著。便是想“弃暗投明”,一时也难调转枪头。索性告病,躲在刘府里养病不出,避一避风头。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刘御史这一告病,竟成了俞顾两党彻底溃败的开端。刘御史病倒后,还有几位官员也告病不出。很快,俞顾两党分崩离析。
  
      这些都是后话,此时暂且不提。
  
      朝务繁多,盛鸿在福临宫里待了一个时辰。俞太后还是没醒,盛鸿只得去了移清殿处理政务。
  
      谢明曦召了赵院使前来问话。
  
      “赵院使,一个时辰已经到了。”
  
      谢明曦神色沉凝,话语中透着冷厉:“母后为何还没醒?”
  
      赵院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上冷汗如注:“微臣无能。请皇后娘娘开恩。”
  
      其实,赵院使心里也十分诧异。一众太医会诊,俞太后是怒气攻心,呕血昏迷。一碗清心宁神败火的汤药灌下去,又以金针刺穴急救,俞太后怎么着也该醒了。
  
      偏偏俞太后毫无醒来的迹象。
  
      谢明曦一改往日的“微笑随和”,厉声疾色,咄咄~逼人:“你确实无能!枉母后对你器重信任有加!若无母后提携,你何来今时今日的地位和风光。现在你竟是束手无策,无法救醒母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