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夜色沉沉,万籁俱寂。
  大地的震动还没有停歇,而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频繁。
  这个早已死亡多年的领域正在缓慢地走向崩溃,就像他的世界一样。
  宁舟抱着齐乐人的尸体,走在教廷旧址的石阶上,一步步往下走,从云端,到地底,从天堂,到地狱。
  夜风送来一幕幕回忆,曾经那些平淡又微小的喜悦被埋没在无数的苦痛和彷徨中,然而当死亡过滤掉那砂石一般的杂质后,留下的却是让人怦然心动的甜味。
  可他甚至还来不及细细品尝,就猝不及防地翻到了悲剧的终章。
  圣墓花园已经近在眼前。
  墓园角落,那棵直径足有两米多宽的巨木早已被蛀空倒下,剩下的木桩里长满了青草,被蓝白色的落花覆盖着,像是一张天然的睡床。
  他们又回到了这里,这个他曾经惬意小睡,他曾经温情注视过的地方。
  这一次,他会睡上很久很久,他也会等上很久很久。
  也许灵魂中的一部分将被永远留在这里,伴随着已经死亡的他,直到永远。
  他小心翼翼地擦干净齐乐人脸上和手上的血迹,曾经白皙漂亮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手上到处都是爆炸造成的烧伤,还有更久之前在地下湖中刮出的早已结痂的伤痕,从无数细节中宁舟早已勾勒出了圣殿中发生的一切。
  伊莎贝尔侍奉着欺诈魔王,她会出现只会代表一件事——欺诈魔王进入到了这个领域中,而他的身份已经毋庸置疑。
  魔王引诱了他的爱人,但他拒绝了。
  圣殿中那杯打翻的魔王之血静静地诉说了一切。
  是背叛,还是死亡。
  他选择了死亡。
  为什么?宁舟无声地问着,为什么要选择死亡?
  他明明对他说过,任何时候,活着都是最重要的。
  他宁可看到他喝下魔王的血,从此走入地狱,至少他可以活下去,他也可以将这份不被神明祝福的爱情深藏在心底,给一切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反正对他们这群来自异世界的不信者来说,正义和邪恶的立场其实本来就不分明,不是吗?
  也许未来他们会因为立场相对兵戎相见,他愿意双手奉上自己的性命,回报他当年为他一次又一次的牺牲。
  可偏偏,他选择了死亡。
  夜风清冷,吹落了周围林木枝梢上的花瓣,蓝白的落花纷纷扬扬地落下,就像那一天一样,他安静地睡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中,只是这一次,他不会再醒来了。
  语鹰悄悄落在了这张天然的睡床边上,它歪着头,不解地打量着睡在那里的齐乐人,蹦跳着来到他的身边,用鸟喙蹭了蹭他的冰冷的脸,又来到宁舟的肩上,蹭了蹭他的脸。
  一样的冰冷,一样的死寂,语鹰哀叫了一声,拍着翅膀飞走了。
  宁舟从未感觉到这么冷过,哪怕是终年冰雪的永无乡,也从来没有这么冷,冷到他捡起地上的枯草,都无法好好地将它编织成一个戒指。
  等到这个草戒编织成型,宁舟慢慢地在树桩边单膝跪下,拉住了齐乐人的手,就像他在梦中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但是没有一个梦,有现实万分之一的残忍。
  他向他死去的爱人求婚,愿用剩余的生命去坚守一段不被神明允许的爱情,哪怕他将在死后落入地狱中,永世沉沦。
  满是创伤的手冷得像一块冰,死亡的冷意沿着血管,一直冻结了他的心脏,那里好像裂开了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这道伤口将伴随着每一次心跳,陪他度过一生。
  他为他戴上戒指,不去亲吻他的嘴唇,而是亲吻着他手上每一道伤口,虔诚得就像是亲吻十字架,一切长久以来压抑在灵魂深处的犹豫、彷徨、悖德、痛苦,还有那他曾经不敢承认的爱意,都融化在残酷的死亡中,化为无数淬毒的利箭,一箭一箭地射穿他的心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