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齐乐人发出声音的那一刻,整条走廊里都是安静的,只有他嘶哑的声音在白晃晃的灯光下反复回荡着,鞭挞着每一个人的意志和精神。
  齐乐人的问题太直白太冷酷,直指他们内心深处的恐惧。当他们意识到也许自己正被一个满手血腥的杀人狂肆无忌惮地窥视着的时候,那种汗毛倒竖的恐惧感甚至比直面厉鬼更恐怖。
  “监控……是24小时开着的……”吕医生的声音都在发抖,简直要哭出来了。
  “监控室在哪里?有多少监控探头?”苏和凝重地问道。
  “……在……在门诊大楼的A楼,探头很多,主要的走廊都……都有。”吕医生绝望地看着苏和,说话都出现了破音。
  苏和抬头看了一眼散发着红光的监控探头,揽过吕医生的肩膀安抚道:“我们走,找一条避开监控的路离开这里。”
  几人完全是在惊魂未定中离开的,吕医生带着他们绕了一大圈,尽可能地躲开了他知道的监控探头,最后从另一条路来到了李主任的办公室,门一关上的时候,薛盈盈已经瘫在了椅子上,脸色白的吓人,疑神疑鬼地频频看向大门。
  “没事的,就算他一直用监控探头在寻找幸存者,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蹲守在监控室里……”苏和也坐了下来,冷静地对几人说。
  吕医生的脸色越发不好,他显然听出了苏和没有说完的话——没错,因为那个杀人狂还在不断地出击“狩猎”。
  “如果我们运气足够好,很可能每次我们暴露在监控探头下的时候,他都在‘狩猎’。以目前受害者的数量来看,他出动得很频繁,我们很可能没有被发现。但是随着幸存者减少,他势必会花更多的时间来寻找目标。所以如果不能解决这个被动的状态,我们迟早会被找到,哪怕再幸运也一样。”苏和缓缓道。
  坐在佛龛下的吕医生越发紧张,已经开始忍不住咬起了自己的指甲,一边神经兮兮地说:“也有可能……我们早就被发现了,只是因为我们人多,所以他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动手……”
  薛盈盈游魂一般走到桌边,拿起角落里的一瓶矿泉水,拧了三次才拧开瓶盖,明显魂不守舍,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
  这个突然的发现让几人都陷入了一种惊弓之鸟的状态中,齐乐人也是一样的。
  此时他甚至顾不上思考眼前的三人有没有问题,光是一个杀人狂就已经让他心烦意乱了。
  为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而不是满脑子胡思乱想疑神疑鬼,齐乐人干脆从包裹里拿出了很早之前在一间办公室里发现的笔记本和笔,准备画一下医院的平面图,方便让吕医生标出他知道的摄像头。
  满屋子团团转地找避邪物品,甚至把抽屉里的劣质观音像挂上了脖子的吕医生注意到了他在做什么,上前一看,疑惑道:“这本子好旧,纸张都发黄了。”
  “你们医院里找到的。”齐乐人说着,翻开封面给他看,的确印着这家医院的字样。
  “不可能啊,我们医院的笔记本是统一发的,绝对不长这样。”吕医生说着,拉开李主任的抽屉,找了一本白色的笔记本出来,“你看,这才是我们的笔记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