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金鱼去了哪里?齐乐人着魔一般愣愣地盯着地面,半晌都没发出声音。
  苏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也沉吟了一声:“不见了呢。”
  吕医生哆嗦了一下搓了搓胳膊:“别说了,我真觉得这里到处都不对劲,毛毛的。”
  “往好的地方想,说不定刚才看到金鱼才是不正常的,现在我们已经回到正常的环境了呢。”薛盈盈乐观地说。
  “有道理啊!”吕医生嘿了一声,“金鱼哪里可能尖叫,这种反常的事情其实是在暗示我们进入到了另一个次元里,金鱼的数量暗示了我们的数量,所以刚才金鱼不断减少,意味着我们被分割到了不同的空间里,无法见到彼此。现在我们都从那里出来了,所以自然就看不到金鱼了。”
  吕医生的解释让薛盈盈明显松了口气,但是齐乐人的心却越发沉重。
  如果金鱼的数量是在暗示他们的人数。
  那么……
  他为什么会在昏睡过去前,看到三条金鱼?
  死去的那条无疑是在代表他,那么后来从鱼缸里跳出的两条金鱼……又是在暗示谁?
  最重要的是……
  为什么只有两条,而不是三条。
  少了的那一条……是指谁?
  这个认知顷刻间就让齐乐人毛骨悚然。四个人,三条金鱼,少了的那一条……究竟意味着什么?
  难道说……
  有一瞬间齐乐人不敢抬头去看三个同伴的脸,就像那时候他不敢回头去看自己拉着的人,那种似有若无的怀疑,以及身边熟悉的人已经被披着那张皮的怪物代替的恐惧感是如此强烈,他甚至无法向任何一个人倾诉这种恐惧,因为他不知道他们中的哪一个是可以信任的。
  只有他看到过那一幕,只有他发现了。
  不,也许这只是他牵强附会地在恐吓自己,也许那两条金鱼根本没有什么暗示,只是巧合而已。可是,真的有这种巧合吗?
  如果,他们中真的有一个已经……
  会是谁?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齐乐人差点跳了起来,一抬头他看见苏和按着他的肩膀,微微皱着眉担忧地说:“你的脸色不太好。”
  齐乐人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脸色恐怕已经惨白得比鬼魂好不到哪里去。
  “你刚才没事吧,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晕过去了,看起来不太好。”薛盈盈也说。
  “我没事。”齐乐人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话,“刚才……”
  他将不久前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刻意隐瞒了最后他看见的那三条金鱼,三人听完后也都震惊了,没想到死在这个医院里的玩家竟然会变成那种恶灵。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女孩的怨念特别深重,所以才化为厉鬼,还是说,所有死去的玩家,其实都……
  这个认知太恐怖,几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薛盈盈问道。
  吕医生还在一旁呆呆地看着电子板,喃喃自语:“不行啊,我还是觉得有问题。到底是哪里不对呢?4点13分……难道是0413这种密码?那也得有锁啊,而且这也太简单了。”
  眼看着这位恐怖游戏爱好者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苏和思忖道:“不如我们去那位李主任的办公室看看?如果那里的确会让鬼魂避讳,那一定是有什么特殊之处,例如佛珠、檀香之类的东西,说不定会有奇效。”
  吕医生嘿嘿一笑,掳起了自己白大褂的袖子,露出两只挂满了佛珠的手:“刚才从李主任那里顺来的,还有不少,你们要去扫荡一下吗?”
  吕医生的活宝行径让魂不守舍的齐乐人稍稍安心了一些,心中的天平稍稍向吕医生倾斜。比起薛盈盈和苏和,这个一开始遇上的医生更让他信任。
  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几人在吕医生的带领下向李主任的办公室走去,一路上吕医生还在向几人介绍:“我之前就动过去那里的脑筋,但是一想到要经过肿瘤科、人流室这类一听就特别危险的地方,我就有点打鼓,刚才也是被逼急了,哎……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