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就在祖龙召集一众水族想要向麒麟族开战的时候,麒麟族和凤凰族也是遇到了龙族一般的事,墨翟之子墨云在洪荒南部天柱山被人所杀,幸存之人言是天凤所为,而凤族公主凤轻舞在东部落仙山被人杀死,也只一个幸存者,闻其所言,乃是祖龙所为。
  于是三族皆是开始召集族人准备报仇。三族族族长各率族中精英三千万,往不周山而去,洪荒散修如乾坤阴阳甲木等,见三族如此阵势,皆紧闭洞府,怕被卷入其中。
  三族在不周山下相遇,只见祖龙走出,对墨翟恨声道:“墨翟匹夫,焉敢不顾面皮偷袭我儿,今日,我就要你走兽一族为我儿陪葬。”麒麟还未答话,只见天凤厉声喝道,:“祖龙,你这老泥鳅,哪有脸面说人,今日我亦要为我爱女雪恨。”墨翟见此,也是说道:“扁毛畜生,我亦要为我儿雪恨。”
  本来以三人心智,听了各自之言,应该能够算出其中阴谋,但是此时大劫来临,三人心智被泯,皆没有想到其中因果。三人说完,便不等对方答言,祭起灵宝就向对方攻去,只见祖龙珠向墨翟头顶砸去,而麒麟印则向天凤压下,凤凰翎却向祖龙杀来。
  三人见此,连忙将法宝召回,如此一来三人又都有如没有出手般,相互之间形成了一个平衡,而下方的三族之人却没有如此,三方一见族长出手,也就想着另外两族杀去,一时之间,三族族人混战在一起,只见到处都是法宝飞舞,有的甚至显出原形,以真身对敌。
  只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天地之间杀气翻滚,亿万生灵即使没有参入大战之中,也是被煞气影响,双眼通红,见人便杀,只有一些在洞天福地之中或者有至宝在身之人,才没受大劫影响,但也只能紧闭洞府,紧守心神,丝毫不敢大意。
  三族这一场大战,一打就是三万年,其间不断有高手陨落,即使是准圣高手,也陨落其中,随着大战杀戮,大劫煞气越来越浓,本来三族各带三千万族中精英,此时也各自剩下百万不到,在大战中不时有人自爆,即使是万丈高山,也在三族交战中化为齑粉。
  而祖龙三人则由于相互制约,一直没有动手,只是在空中看着三族大战。见到三族战到后来,十不余一,心中皆是心痛不已,这些可都是族中精英,如今却尽都丧命于此,但是此时三族都杀红了眼,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三人只能暗自焦急就在三人暗自焦急之时,西方须弥山上,罗喉哈哈大笑,看着越来越厚的天地煞气,想到:想来这也够我祭炼诛仙四剑了吧。于是把诛仙四剑和阵图从须弥山下取出,在山上布下大阵。
  一时间须弥山中黑雾滚滚,一片混沌,而漫布于洪荒的煞气在诛仙剑阵布出以后,都向西方涌去没入诛仙四剑之中,不过百年,洪荒天地间的大劫煞气便被罗喉诛仙四剑吸了个干干净净。
  煞气既去,交战三方自然清醒过来,而离在天空的三人也没有说话,直接一个袖里乾坤之术,将剩下的族人收起,自回了族中。事情到现在,他们也想清楚自己等人是受人算计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好回去先恢复势力以图找出那人报仇雪恨。
  却说那诛仙四剑在吸收了大劫煞气后,一瞬间变得千丈大小,冲天而起,在须弥山上空放出道道冲天煞气,好似在向洪荒昭示着自己的无上威力一般,四剑在空中不断旋转。
  并不断放大,直到将整个西方大地笼罩,正欲向其他三方扩散开去,却见洪荒东海之中飞出一珠,正是祖龙珠,与此同时洪荒东部五色神光升起,正是五行老祖的五色神光。
  与祖龙珠放出的九彩光芒一起,生生顶住欲往东方扩散的诛仙剑,而祖龙珠更是发出一道道九霄剑气,向诛仙剑攻去,生生将诛仙剑阻在东西方交界出的地方。
  而南方则是从不死火山和乾坤山飞出两件法宝,正是凤凰翎和乾坤鼎两件先天至宝,生生将侵往南部的陷仙剑,北方则是飞出一印一图,正是麒麟印和太极图,将那往北方的绝仙剑阻在西北交界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