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密室被推开,一身儒衫的刘宾白走了进来,他的内伤尚未痊愈,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不时地还会咳嗽两声。【wWw.aiyouShen.cOm】
  
      阿骨墨急忙上前迎了两步,关切道:“刘先生身子尚未康复,怎可到地窖这种阴寒之地,快快上去。”
  
      刘宾白摆了摆手,示意无妨。
  
      胡英卓见到刘宾白出现,恭敬地施礼道:“师父。”
  
      原来胡英卓乃是刘宾白的弟子。
  
      刘宾白道:“我收到消息,王家今夜会来北山楼探查,我已经安排好了人手,只要王家的人敢来,咱们就趁势将他们抓住。”
  
      阿骨墨道:“刘先生是想要以此要挟大隋?”
  
      刘宾白笑着摇了摇头:“北山酒楼名义上是英卓的产业,与我们靺鞨使团无关。王家的藏宝图即便真的在墓室中被盗,但这么重要的东西,焉知王家没有留下拓本?”
  
      阿骨墨赞叹道:“先生心思果然缜密,小王佩服。”
  
      北山酒楼门前的大街上,停满了各种马车,都是应邀前来赴宴的。
  
      两名富态的胖子正并肩往里走着,一人道:“我说北山酒楼的胡掌柜还真是财大气粗啊,我听说今晚的舞姬全都是从京城中请的!”
  
      另一人左右看了看,见并没有人才小声道:“我听说胡掌柜背后有靺鞨人撑腰,这北山酒楼名义上是一处酒肆,实际上负责给靺鞨族收集大隋情报。”
  
      “这话可不能乱说!”
  
      “这种事情,我怎敢乱说,我有一个朋友是丐帮长老,丐帮门生遍布天下,是他告诉我的。”
  
      两人正说着,后面又走来了几人,二人急忙闭嘴,匆匆走进楼内。
  
      跟在他们后面的是李青云三兄弟还有打扮风骚的上官妃!不过四人全都戴了人皮面具,容貌已经发生了改变。
  
      孙经武走得飞快,恨不能跑起来,这一路上他都在掰着手指头计算时间,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孙经武在今晚第一次见到上官妃的时候,就想将她摁倒,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冲动,因为李青云曾告诉她上官妃武功深不可测,孙经武偷偷向王日天求证,得到的答复是:我也对她忌惮得很。
  
      到了宴厅内,上官妃大方坐下,李青云三人却只能站在身后,因为他们的身份是上官妃的车夫和保镖。
  
      胡英卓简单寒暄后,宴会就正式开始,首先是舞姬上场献舞活跃气氛。
  
      今日来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冲着这些舞姬来的,听说这些舞姬只要你出价够高,就可以请起到府中跳舞,至于到了府中还跳不跳舞,那就不得而知了。
  
      李青云看得频频点头,这京城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可以说个个都跟嫩模似的,一掐都能掐出水来。
  
      上官妃瞧他看得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狠狠掐了他一把道:“她们比我好看?”
  
      李青云大腿吃痛,哎呦一声,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他急忙低下头,小声道:“我的姑奶奶,她们这些庸脂俗粉哪有你好看?”心中却在嘀咕:难倒妖女是吃醋了?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
  
      李青云一阵无语,结巴道:“你是女主人,我是你的车夫,下人哪敢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女主人看。”
  
      “哼,借口!”
  
      却在这时,身旁一个秃顶的中年胖男人探过身子来,笑眯眯道:“小娘子怎么好像一个人啊?”
  
      李青云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骂:你娘的!老子三人不是人吗?
  
      尽管他对这个猥琐的胖子并没有什么好感,可也不忍心见他落难,上官妃什么人物,你过来调戏她,这不是找死吗?
  
      李青云故意将身子往前侧了侧,挡住了胖子的视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