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那名青楼女子听到堂上主审官的呵斥,吓得慌忙住嘴。【Www.AiyoushenG.Com】
  
      李青云得意道:“王公子,你的证人并没有亲眼看到我盗挖你家祖坟,但是我的证人却可以证明我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有不在场的证据,你没有我在场的直接证据,这官司还要打下去吗?”
  
      若是对方就此住手,李青云并不打算再牵扯上靺鞨,虽然靺鞨人的嚣张跋扈令他讨厌,但是这招祸水东引能不用则不用,万一日后让靺鞨人知道了,少不了又是一顿麻烦。
  
      王巍气急败坏道:“李青云,你少得意,焉知这几人不是被你收买?我王家一定要将此事追查到底!”
  
      李青云淡淡道:“那我还说张老汉也是被你收买的呢。”
  
      “你快告诉大人,那日你在黑铁山脚下看到的就是李青云!”王巍催促张老汉道。
  
      张老汉畏畏缩缩道:“这位公子当日的确在黑铁山出现过,老汉虽然年迈,但是眼还没花,我很清楚地记得,这位公子走后不就,就有一些异族的人呼呼啦啦地闯过,老汉躲闪不及,还被抽了一马鞭……”
  
      张老汉还在絮絮叨叨说着,众人却听得眼睛一亮,不由往前凑了凑,老头的意思是说:当日还有其他人?
  
      王巍也是一愣,与父亲对视了一眼,王川眉头紧锁,看向张老汉,这老东西之前可没说还遇见过其他人,弄不好今日要被他坑了!
  
      李青云心中暗喜,张老汉说地应该就是靺鞨人了,于是暗中引导地问道:“你是说当日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在黑铁山出现过?”
  
      张老汉一副憨厚的样子,点头道:“是啊。”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主审官付兴德有些不悦道。
  
      张老汉小心地陪着笑脸,小心翼翼道:“大人,您……你也没问啊。”
  
      付兴德无奈道:“还不快说!”
  
      张老汉慌忙将那日遇到靺鞨人的情景又说了一遍。
  
      李青云大喜,真是天助我也,故意咳嗽了两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才对着张老汉道:“你是说看见靺鞨人拉着一辆马车?”
  
      张老汉点头。
  
      “可看清马车中是什么东西?”
  
      张老汉摇头道:“马车遮掩地很严实,看不清楚,不过里面拉着的东西应该很重。”
  
      王巍并不相信是靺鞨人干的,他心里认定了就是李青云干的,于是开口道:“你怎知东西很重?”
  
      张老汉干笑道:“老汉是山民,从车轱辘的痕迹上就看得出来,路面留下了很深的车轱辘印,两匹马拉起来都费劲。”
  
      王巍还要继续纠缠,却被王川一个眼神制止了,他知道儿子素来与李青云不睦,焉知他不是想借机整治对方?可现在绝对不是处理个人恩怨的时候!他认为张老汉说得在理,靺鞨人有重大嫌疑!
  
      付兴德道:“来人,去黑铁山附近搜一搜,看看是否有什么证据。”
  
      一众衙役领命前去。
  
      一炷香的功夫后,衙役们回报:“大人,在王家墓室中发现这个。”说着将一只肢体残破不全的灰色大鸟献上。
  
      灰色大鸟有些像老鹰,身子残缺了一半,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咬去了,血液已经干涸,过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开始散发腐臭之味了。
  
      付兴德捂着鼻子道:“这什么东西?”他心中有些动怒:一群混账,我让你们去找证据,你给我拿回一只死鸟干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