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见此刻大家都在等自己说话,三长老只好放弃了原来的计划,不情愿地说道:“我李家世代从医,以医道传家,先祖曾写下一部《李氏药经》,并留下遗训,凡李氏子弟,皆得研习,不通药经者,不入李家门。云儿,你从开始说话起,你爷爷就教你背诵《药经》了,现在就背诵一遍吧。”
  这个问题不可谓不刁钻,三长老居然想到了让李青云背诵《李氏药经》,而且还打着先祖的名义!尤其是那句“不通药经者,不入李家门”,可谓是歹毒至极。他这是借着先祖的遗训来难为李青云,反正这可是先祖说得,不懂药经的,那就不是李氏子弟!你要是说不上来,那就不是李家的人。
  《李氏药经》极为艰涩难懂,而且字数极多,篇幅极长,李青云就算小时候学过,可离家这十几年也早就忘干净了,让他现在背出药经,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青云暗骂这个三长老真是阴损到家了,不过他却并不害怕,因为这部《李氏药经》他之前在医庐里看过,更重要的是,他脑中就有这本完整的《李氏药经》,而且一字不差!
  此时,议事厅中的众人各怀心事。三长老好整以暇地等着李青云作答,二长老、葛氏三人一脸嘲讽地等着看李青云出洋相,周伯三人则是一脸的担忧。
  李青云并没有急于作答,而是装作一副深思的模样。
  正在这时,一个苍老却不失豪迈的声音从外传来,“呵呵……三长老还真是尊祖敬宗!想出这个法子来验证云儿的身份,真是令人佩服,佩服!”
  众人大吃一惊,族长李弘文!
  果然,只见一个身形瘦削,但气场极为强大的青衣老者,迈步而入,他眼神冷冽地扫视了一眼三位长老,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三位长老慌忙起身,面面相觑:他怎么回来了?
  “族长。”三位长老尴尬称呼了一声。
  听到三位长老称呼自己,李弘文只是轻轻冷哼了一声,却并未答应,平日里他敬重三位长老年纪老迈,对他们客气有加。可今日的情况却不同,三人趁着自己不在家,竟然私自召开长老会,还要公审自己的孙儿,这不是公然挑战自己的威信吗!
  李弘文回来,李明承自然也就回来了,他刚才在门外已经听到三长老是怎么难为李青云的了。他也知道这个问题,李青云肯定回答不上来,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只要李青云答不上来,那他的身份就有问题,以后即便有老爷子保他,那肯定也有很多人质疑。
  想到这李明承开口道:“父亲,三位长老一心为公,没有任何私心,而且关于云儿的身份,府内也一直有人质疑,所以,何不趁此机会为云儿正名呢?”
  李明承明面上是为李青云着想,可任谁都听得出来,他根本也不相信李青云的身份,这实际上是在赞同三位长老的做法。
  “是啊,爷爷,孙儿也可以作证,孙儿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妥,我也说过,只要证明兄长的身份没有问题,我愿意当面给他磕头赔罪。”李青山装作无辜地说道。
  李弘文狠狠瞪了这父子二人一眼,知子莫若父,他们心里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李青云暗骂:妈的,好人全让你们当了,还要不要脸了?既然如此,小爷就陪你们演完这出戏,看看谁笑到最后。
  李青云笑道:“是啊,爷爷,三位长老也是为了孙儿好,我也理解三位长老的苦心,一共三个问题,孙儿已经答过了一题,刚要答第二道,您就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