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傍晚时分,李府大门外一顶轿子落地,门帘掀开,一个一身锦衣的白衣少年钻了出来。
  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身材挺拔,眉清目秀,到处透着一种养尊处优的气质,再加上一身白袍,倒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啪!”少年刚一落地,却是一脚踩在了一个小水洼里,“啪!”泥水溅起,白色的鞋子和襟袍瞬间变了颜色。
  少年脸上的淡雅之色瞬间一变,转而阴云密布!
  “啪!”少年一个耳光打在抬轿子的轿夫脸上。
  “不长眼的东西,看不见这里有水吗?还把轿子停在这里,存心让少爷我难堪是不是?”少年阴着脸骂道。
  那轿夫很是委屈,这水洼他早就看见了,所以才故意往前多走了两步,落轿的时候,这水洼已经离轿子有两步远了,可少爷你偏自己往上走,能赖我吗?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李府的二少爷向来是蛮横霸道,要是他敢犟一句嘴,今日的脚钱就别想要了。
  这个白衣少年就是李府的二少爷——李青山。
  “二少爷,您回来了!”赵烈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赵总管,府内一切还好吧?”李青山问道。
  赵烈皱眉,没有开口。
  李青山脸色一寒,讥讽道:“怎么,你赵总管连一个乡下野夫都对付不了?”其实这些事李青山在还没回来前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赵烈再次皱眉道:“二少爷,咱们一边走我一边跟你说,夫人还在等着你呢。”
  “哼!”李青山白了赵烈一眼,往府内走去。
  葛氏见自己儿子回来,很是高兴,拉着手不住地嘘寒问暖。
  李青山有些不耐烦得把手抽出来,责问道:“娘,你不是说那事已经办妥了吗?怎么现在又冒出一个李青云来?”
  葛氏丝毫不介意儿子的无理,她宠溺地给儿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说道:“你放心,娘什么时候骗过你?这个李青云就是个冒牌货,当年的事情,是赵总管亲手处理的,不会有错。”
  赵烈见状也点头道:“当年是我我亲手处理的,那小子不可能那么命大,二少爷尽管放心。”
  李青山听二人都这么说,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赵总管,这一路走来,我听你说起府内的事情,这个李青云刚来就敢这么嚣张,三番五次欺凌我们的人?”
  赵烈添油加醋道:“他摆明了就是冲着李家的家业来的,根本就没把二少爷你放在眼里,现在的东院全成了他一个人的了。”
  其实李府的东院本来就是李青云的,只不过因为李青云小时候失踪,这才成了李青山的住所。
  葛氏说道:“在老头子回来之前,我们要赶紧把这个小畜生赶出李府!老爷子出关前,我就听到消息,等他回来后,很可能借着祭祖大典的机会,就让那个小畜生认祖归宗。”
  听到祭祖大典四个字,李青山心里咯噔一下,祭祖大典每三年举行一次,这是李家最重要的典礼仪式,到时候李家所有的旁支脉系都会前来参加,若是老爷子趁机宣布认承认李青云的身份,那到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