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牛壮想要去拿周文,却被李青云伸手拦了下来。
  牛壮挑衅地看着他,眼神里没有半点尊敬之意。因为他早就得了赵烈的明示,这个李青云是个冒牌货,所以他根本就不把李青云放在眼里。
  但是赵总管也说了,在二少爷回来之前,还不能跟他明面上硬刚,因为毕竟他还是名义上的李府大少爷,上面还有老爷子中罩着,万一闹僵了,就不好收场了。
  “大少爷,请让开。”牛壮虽然用了“请”字,但脸上那不屑的表情却充分表露了他的不耐烦。
  李青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道:“你叫牛壮是吧?觉得自己很牛逼?当着我的面,还敢打我的人?”
  牛壮却不怕他,反而大声咧咧道:“大少爷也要讲道理,这周文偷东西,刚才可是都已经承认了,我打他也是执行家法而已。”
  李青云心道:这人看着傻乎乎的,嘴巴还挺好使。不过要论起耍嘴皮子,老子要是认第二,这天下就没人敢认第一!
  “周文都被你打成那样了,还敢不认?这叫屈打成招。”李青云语重心长得教育道,那样子倒是像在给牛壮上课。
  “不信你现在再问他。”李青云扬扬头指着周文说道。
  还不等牛壮问,周文已经开始大喊了:“少爷,那是牛壮逼我认的,我要是敢不认,刚才就被他活活打死了!”周文算是看明白了,牛壮摆明了想整死自己,既然有大少爷撑腰,那就跟牛壮干!
  “好小子,又皮痒痒了是不是?”牛壮听到周文翻供,猛地一回头恶狠狠威胁道。
  赵烈见牛壮犯浑,眉头一皱,论起耍嘴皮子,牛壮绝对不是李青云的对手。于是他走过来道:“大少爷,你这就有些过分了,本来就是你的下人犯了错,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已经让了一步,你倒还抓住不放了。”
  李青云一摆手,正义凛然道:“赵总管,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偷了就是偷了,没偷就是没偷,我李府一向家规甚严,我们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赵烈有些惊愕地望着他,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这么一番铿锵致辞,他竟无从反驳。
  周围的家丁丫鬟们,大都脑子简单,可听不出这么多弯弯绕来,只觉得大少爷这一番话是掷地有声、大义凛然!
  “大少爷英明!”
  家丁中不是是谁喊了一句,家丁、丫鬟们纷纷鼓掌,也跟着大喊。
  赵烈狠狠瞪了下人们一眼,鼓掌的声音戛然而止……
  “牛壮,咱们本来还想着给大少爷一个面子,把周文放了得了,可既然大少爷非揪住不放,那就说说吧。”
  牛壮会意,忙开始添油加醋描述是怎么看到周文偷东西的,又是怎么抓住他的。
  牛壮说得唾沫星子满天飞,李青云直接粗暴地打断他道:“那鸡,是给我拿的,我吃自家东西,能叫偷吗?”
  牛壮直接被噎了个白眼,他人虽长得五大三粗,脑子却不笨,知道自己说不过李青云,就挑软柿子捏,对着周文呵斥道:“刚才你怎么说的?再说一遍!再敢胡说,我拧断你的狗腿!”
  周文咬牙道:“牛壮,刚才就是你强逼我承认的,我没偷,那鸡就是大少爷吩咐的!”
  牛壮一怒,大骂道:”你他妈找死!”然后一挥拳对准了周文的脑袋,就要打去。
  李青云怒道:“牛壮,还敢撒野,无故殴打其他家丁,按照李家家法,当杖责三十!”
  牛壮虽然不服李青云,但是听到李家家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颤,杖责三十?那三十棍子下来,不死也是半残了。
  赵烈冷哼道:“大少爷倒会倒打一耙,周文刚才已经承认了,而且大家也都听见了,你说屈打成招?呵呵……若是这小子不是心中有鬼,他怎么可能会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