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老爷子见李青云似乎是有些困倦,想到他大病初愈还需要休息,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心中怒气冲天,已经快忍不住了!
  李弘文交代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临走时把李明承也叫了出去。
  李明承跟着老爷子一前一后出了东院,一路上老爷子一句话不说,但那周身散发的怒气却令人不寒而栗。
  终于,老爷子挺住了脚步,回头瞪着李明承,突然扬起手,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
  “啪!”
  李明承“哎呦”一声,捂着通红的脸颊,满是吃惊地看着父亲,大叫道:“爹,你为什么打我?”
  “你还敢问为什么?刚才是怎么回事!”李弘文吼道。
  李明承恍然大悟,一脸惊愕地大叫道:“爹,你怀疑是我指使人下毒?”。
  见老爷子那锐利的目光恨不能杀了自己,李明承也有些害怕,急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丧道:“爹,你怎么能这么冤枉孩儿,十年前您就怀疑是孩儿干的!可是我再怎么混账,也不会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啊。”
  李明承确实有些冤枉,他是讨厌李青云,可有老爷子在,他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公然下毒。
  李明承跪在地上,40多岁的人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那神情是万分的沮丧与委屈。
  “大隋朝的法律,谋杀是要砍头的,儿子怎么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李明承辩解道。
  李弘文见儿子痛哭流涕的样子不似作伪,而且这个二儿子他了解,从小就胆小怕事,好吃懒做,混账是混账,但要说下毒谋杀,他恐怕还真没有这个胆子。
  李弘文知道不是老二做的后,心中略微松了口气,难倒真的是巧合,下人抓错了药?
  “此事我定会彻查清楚,你先起来吧,今晚回去收拾一下,明日随我出一趟关。”
  李明承一惊,也顾不得哭了,忙抬头问道:“出关?是塞外的药材地又出乱子了?”
  李家在塞外之地建有专门的药材基地,只是近几年塞外也是战乱不断,李家的药材地受到牵连也是频频出事。
  李弘文叹了口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望向远处的目光中满是忧愁,他似乎已能感觉到今年将是李家的多事之秋。
  “可是,爹,现在世道如此不太平,此时出关,是不是有些冒险?”李明承担忧地问道。
  “没办法,昨天塞外来信,那里的药田已经乱套了,塞外的药田那是咱们李家的根本,一旦药田出了问题,咱们李家就失去了登山再起的机会。”李弘文皱眉满脸忧愁。
  “但是爹我最近这身体,我……”
  “怎么,你怕了?”李弘文瞪眼看着这不成器的二儿子,有种恨铁不成钢的郁闷,这个老二怎么就那么怕事呢!
  李明承白白的胖脸此时有些涨红,知子莫若父,他知道老爷子已经看穿了他的那点小心思。
  “老头子我今年都60多了,按理说也早该退下享福了,还不是因为你一直挑不起重担?若是老大还在的话,这种事用得着我操心吗?”
  李明承的优柔寡断让李弘文禁不住想起了大儿子,唉,若不是老大中年早逝……
  “爹,咱们李家落魄成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大哥!”李明承听到父亲又提起大哥,心中也有些不服,自己虽然不成器,但是也没给家里惹祸,现在李家这样,还不是受了大哥的拖累!
  李弘文瞪了他一眼,似乎也有些泄气,半响,才开口道:“此事休要再说!”
  关于李家大儿子李明兴的死,一直是府内的禁忌话题,平时下人根本连说都不敢说。
  “哼,好在青山那孩子的性格不像你,而且现在青云也回来了,我看青云那孩子心志坚定,是个可造之材。”说起自己的两个孙子,老爷子眼里满是欣慰,尤其是最近大孙子的归来,去了他多年的一块心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