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李青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机会掌握在自己手中,能不能救命,还得看你自己。”
  富平手不能动,只得拼命点头,一脸希冀地望着李青云。他现在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太过紧张,加上呼吸粗重,让他有些缺氧,他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胃在慢慢吸收药性了,这可万万耽误不得啊。
  李青云见状,冷冷问道:“二少爷为什么要害我?”
  富平心里只想骂娘,这还用问吗?可他嘴上却不敢这么说,急忙道:“二少爷乃是李府未来的家主,你这个假冒……哦,不,您这个真正的大少爷一回来,二少爷的位置就非常危险了。”
  富平没有直说,李青云却听明白了,这二少爷认为自己来跟他争家产来了,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自己。在古代,嫡长子继承制乃是不可逾越的规矩,不管是在朝堂还是在民间,都是立长不立幼。
  当然富平还传递出一个信息,他很确定李青云是假冒的,很显然他的确定来自于二少爷,而且恐怕李府内还有很多人这么认为。
  哼,就为了这个?李青云有些自嘲,这个二少爷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区区一个李家,他李青云还看不上眼。
  “二少爷叫什么名字?他干嘛去了?”李青云再次问道。
  富平忙道:“二少爷名叫李青山,他最近去了军营拜会县尉大人了,三天后就会回来了。”
  李青云点了点头,风雨静而风不止,这个二少爷不在家中,听闻家里冒出了一个大少爷,就敢马上安排手下谋害自己,看来这个二少爷是铁了心要除去自己了。
  “发生了何事?”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紧接着就见一名白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个中年人约莫40岁,脸色白净,体态微胖,身着一身淡紫色长袍,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威严,看来应该是府内的二老爷了,也就是二少爷他爹!
  果然小兰见中年人进来,忙矮身做礼道:“二老爷。”
  李府内的二老爷名叫李明承,是李弘文的二儿子,也是府内大小事务的实际掌控人。
  李明承直直盯着李青云,想要从其双眼中看出一些信息。
  李青云也毫不避讳地直直盯着他看,甚至还起身都没有,还是坐在藤椅上,只不过再没了那股懒洋洋的气息。
  早在李青云还在昏迷的时候,李明承就来看过,那时的李青云面如金纸,牙关紧咬,能不能活过来都难说,没想到这才两天,这小子已经完全恢复了。
  李明承已经看到了跪在地上的富平,他看了看富平嘴角的药渍眉头轻皱。他也是刚听自己夫人说起儿子给李青云下毒的事,怕出了大乱了,这才急忙赶来,可眼下的情形,似乎有些不对。
  “二老爷救我!”富平眼见李明承出现,仿佛看到了救星,急忙大叫起来。
  没想到李明承,突然戳手指着富平,狠狠骂道:“混账!你这狗奴,着实可恶,竟然连大少爷也敢加害!不要命了吗?”
  富平惊慌、不解地望着李明承,他有些不信二老爷居然会这么说,难道二老爷不知道这是二少爷安排的?
  他刚一张嘴要辩驳几句,却见李明承狠狠一脚朝着富平的肚子踹去,富平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叫,直接昏死了过去。
  李青云冷笑一声站起身来,拍掌道:“二叔,真是好手段,你这一脚对准肚子踹了下去,令药性加倍扩散吸收,而且这奴才昏了过去,就是想吐也吐不出来了。”
  李明承对此没有掩饰也没有反驳,他看了李青云一眼冷冷说道:“想要来李家诈骗,事情一旦败露,可不是拍拍屁股走人那么简单。”
  “二叔,怎么就认定我是假冒的呢?”
  “哼,二叔?这个二叔也是你叫的?”李明承毫不掩饰他对李青云的厌恶和不屑。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省事了。李明承,我实话告诉你,我还真是李青云。”李青云针锋相对,毫不相让。
  “你敢如此无礼!”李明承没想到这小子如此生冷不忌,居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